人間動物園  若先閱讀了連城三紀彥的綁架經典<人造花之蜜>再閱讀這本稍晚中譯同樣是以綁架為題材的<人間動物園>那可得知道兩部作品的創作先後是後者在前的,這樣的提醒是因為不難在這部作品中看出「類似」的影子,雖然主要的軸心有所不同,但連城想透過小說文字來警示、控訴社會的意圖是一樣的。
  <人間動物園>故事發生在大雪中的日本,作者稍微點出「動物」與人的對映來應對連日來發生的與動物有關的事件,嗯……這邊插個自己的想法是:雖然聯想有理,但多少有點刻意想要切題的感覺,以至於到後面的發展去對比動物時都有些「強調」感,呃,不過這也是連城想要表達的,畢竟人與動物在許多行為與習性上是雷同的,又或者可以說動物的某些特性能對映到人的行為上進而產生有意思的形容,比方說鴕鳥心態……等等。
  綁架是很嚴重的犯罪,不僅人心惶惶連警心也惶惶,於是在大雪中的這一場報案雖緊接在莫名其妙的動物失蹤案後卻也令人緊張,更不用說之後的證實以及另辦案方更悚然的「被害者家中被綁架犯全面監聽」的狀態了。
  嗯……這部作品讀起來其實有點悶,這跟所有人都困在「被害人」隔壁又遭到大雪封鎖有些關係,比較沒有文字場景的延展性,這時候多少會期盼有什麼狀況出現,然而就如同一般的綁架狀況,頂多就是等著電話以及設法破解隔壁的被監聽狀況。不過,真的被關起來的我想是人與人之間的理解與連繫,因此,前面被屋子套牢的狀態就讓之後逆轉演變的情節顯得讓人(讀者)更加不知所措,進而察覺到作者布置的「奇特犯罪現象」。
  這是一本風格普通但「真實」內容非常獨特的綁架作品。
  讀完後腦袋轉了轉,還跑去稍微看一看其他人的心得,其中讀到一篇點出了連城寓寄的思想(我竟然沒有馬上察覺,頗汗顏吶)才恍然,只是再怎樣還是覺得故事所表現出來的「精神」我無法全然接受,倒是相對的若身為日本人,應該就會有所感觸吧。
  「綁架」究竟為何呢?這是本作的思維的重點,從小的只是被帶出去(不一定是陌生人)到大的整個人被弄成無行為能力被綁走,或者,還有更大的?故事中點出婚姻、關係甚至工作,更多的,雷同人總覺得所謂的「冥冥之力」的控制──這也是種綁架?不是麼?可以大到扯上宗教,更「可以」的是,扯上與生活更為息息相關的狀態,因此,選舉為何會如此慘烈就不難想像了吧。
  連城舉出許多動物比喻了故事中的許多人,「動物」這詞在人的理解中充滿了被支配的意念,於是,相對於「動物」的支配者的控制就在自嘲者的上方──那個大部分人望而怯之與少部分人想方設法達成的所謂「高處」。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