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樣標題之下的內容似乎得跟雨有許多種不同層面的文學接觸,然而卻只是我傍著雨聲醮著心墨胡寫些的東西。

 

氣候啊,當真動輒有問題,雨也成了放假標準,等同於颱風呢。

一早就到郵局去,分信到八點多才確定了今天停班停課,現場陷入一片歡呼聲中,不過不少人都希望可以的話把一個段落的工作完成,我也不例外,否則隔天的量就不知道會有多少了。我個人是把信都分完了,現在有想著之後的狀況與配套行為。

會釀成災難的雨就真的跟牢籠一樣,不過對我來說只是多了些淅瀝的音效而已;或者可以說不那麼「豪」的雨讓我在小陽台愣呆著更有番風味。

在家,不出就是看書、唸書與寫寫文章。回想起來,我還頗久沒有寫下記日記行的東西,而郵局的工作我也沒著墨。心理的問題是主要的吧?嗯……這一段時間文字與文章的變化能看出心中的膠著是如何,想到過去曾有段時間創意十足,還頗自我唏噓的。

我呢,是個胡亂猜想不少的人,噢,或許許多人都是如此,但我另一個特色就是會有些踅在心中走那樣──像雨能困人,伴著雨聲的我心裡更有此感觸。

擅長回想不總是好事,類似水的循環那樣,當到一定沉重時就會傾盆而下。我追索著過去的某一段歲月,進而對現在做出不那麼優的對照。

有那麼段時間……

人事時地物遷變,心的迴旋卻可能是同一個方向,類似颱風;當水氣伴著閃現的憶光刺激,可能就登陸來場肆虐。我在自我的故事中旋轉著,有時能讓結構崩毀,有時卻又被結構困牢。

萬般躊躇皆因人。我也算是如此,難得的際遇讓我體會到內心不曾有過的活絡,所以我追尋著這種「活著的感覺」,只是,化成貓咪,似乎避著,我在偌大的心的庭院中,愈來愈少聽見貓叫,只有那雨讓我不得不退回屋裡。

腳步踏得還有點濕滑,目前還不打緊,尋著辦法,我會讓步伐紮實些。最近算是確定了自己的某些想法,算是種面對自己;可能許多人都會碰上,自己與自己對質時往往會對著過去自怨自哀。我在這部分也自己找著麻煩,所以盡量是讓人言為輕,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另外的部分算是情感,現在會有種撐傘走著就覺得少個人的無奈,這到底是年紀到了還是年紀早過了的感慨?呵呵,實在是個困擾人的重量。

與文字對坐,至少這樣省去我發癲淋雨的過程。常常有時候會想要說些什麼、聽些什麼,又怕是躁進,就會覺得雨或許不僅是降著天地的溫度。

沉澱,會知道裡面有什麼物質,一動就混卻還是想著誰能來攪一攪。字就是一小塊一小塊地在裡頭,若組出來,會是誰的字?

雨不下了,這一段的寧靜就缺了稀釋的作用。文章寫完,只好從剩下二事擇一度過。

可惜心空就像灰天般地難以見日。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