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師偵探凱蒂•克蘭系列來到第二部更讓我思考某些作品現實面上的問題,也就是如果這系列並沒有成功打入市場,那宣傳的出版社多少有些責任,這些責任出在……「不實」的介紹文上。
  凱蒂•克蘭系列上頭說的占星能力實在好神啊!仿佛能見一名神秘莫名的偵探透過星星的排列進行推理,但結果卻是一名感覺有點落魄同時又衰到不行的家庭主婦一連串不得不「自保」的偵查活動。雖然前後感覺有點落差,我還是頗喜歡凱倫•厄文的描述,她讓筆下的克蘭表現得相當自然,同時更凸顯出現代進步社會某些難以預料的不公。並沒有把偵探神格化我認為是好的,因為這讓事件更顯得有骨有肉有實在感。
  木星守護神.jpg  <木星守護者>的故事發生一樣很突然。在一場聚會中,克蘭才剛認識沒多久的女性突然倒地抽搐,現場一片混亂之外還外加她丈夫的無理取鬧,最後雖成功送醫卻已不及術止回天。本以為只是單純的藥物使用錯誤事件卻隨著之後前來問星盤的女子而有了轉變,轉變就從一顆石頭砸入克蘭的辦公室開始。
  事件就像衰神一樣跟緊了克蘭,她真該每天都查一下自己的星盤才對。緊接著被父親趕出家的小女孩、女孩身體的異樣、不明人士的破壞、名人被謀殺加上好友幾近歇斯底里,到底這一切事件是否有關連?會是單純的情感衝突還是宗教狂熱?一直想當個守法好公民的克蘭又不得不親自出馬追查到底,慶幸的是這回警探班傑明改用熱臉貼了過來……
  或許可以說本部作品的推理性質不高,但像克蘭這樣一步一腳印地循線卻讓人很有參與感。本質上她可還是一名有個女兒的單親媽媽呢,因此踩在實際面上思考的推論是很合理的,只是她的想法與行動往往會錯落個幾步,結果讓局面變得更加不可控制,要辯解也只能說當事人對檢警單位的程序感到不奈及不安吧!
  不難看出厄文想透過這一系列的作品表達他對現實上的人們對占星、種族看法歧視的不滿,明明只是簡單的不同卻因為宗教信仰的關係大加貶抑,那麼那些高舉「神聖」旗的信仰者不是自打嘴巴麼?這些人真的有信仰麼?若有,那他們所信仰的是真的「神」麼?還是根本就是因害怕而想要有理由去破壞他人產生生存的自信呢?一堆自己為「信仰」者所做出的錯誤破壞,這實在是人類「存在學」上最可笑也最諷刺的現象了。
  我在想,如果克蘭更多加利用星盤來推敲或許會讓這一系列作品更有占星的感覺,但加入她的性格來「推算」的話似乎又沒辦法馬上就用這方式,畢竟克蘭是個個性剛烈又是母性剛強的角色啊!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