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該考慮再換一顆枕頭了──今早我被惡夢彈醒,但仍一腦混沌的情況下在另外一個枕頭上消耗今日的兩個小時。
  
  妹妹昨天就在說今天要去昨天沒去成的台灣文學館,大概有什麼原因讓她喜歡偶爾到那邊走走,只是我總覺得跟文字應該沒有太大的關係……
  從昨天開始讀的小說:道尾秀介的「背之眼」來到尾聲章節時,我遭到妹妹的召喚。在作者有意安排一些特殊狀況的情況下,我並沒有直接看出事件的原貌,也就是接著的尾聲對我而言還挺重要的!不過就某些想法來看,這是我能解決的事件……推理小說中毒還真不是開玩笑的。
  將衣著從睡眠狀態轉成出門狀態時先挑了件前幾天阿姨送給我的大批褲子中的一件,顯然,牛仔褲特有的緊繃帶給我的彆扭不僅止於身體的感覺,連他人的目光看來也無法將之與我的樣子合為一體。我在妹妹的忠言之下換了件米色的休閒褲,同時也只好將原本沒打算要繞上來的皮帶給弄上去──我的腰時在不具有將褲子牢牢安住的特性。
  車子發動了,我這台可憐的「大白」總算改了熄火的習慣,這些日子偶爾的發車讓他有了改善,令人欣慰。天空像是一大塊抹布,不曉得什麼時後要擰下,溫度與濕氣儼然是層層警告,我們也顧不得了,油門轉下去就頂了那一坨烏色而出,這時我才再度想起我弟借了他就很難再拿回來的其中一件東西──雨衣。
  風不怎麼清爽,涼意會在停下來等紅綠燈時成佛升天,經過幾個路口、轉角,這段猶如機車比賽賽道的路途中先來到妹妹打工的地方,她得先拿隔天一早開店的鑰匙。
  離開她打工的飲料店時,多了一杯飲料以及那足夠讓我想出下一站怎麼走的台南地圖──在我腦海之中。真是倍增的悶跟熱啊!在我等她搞定所有事情的那段時間。
  車水馬龍。
  我把車塞到白框之內,跟我妹兩人緩步往台灣文學館邁進,人行道與車道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似乎只有在這時候人才會變成稀有動物。至於讓人更稀有的原因出現在文學館的門口……星期一定休。
  很好!這讓我很快就直接把行程送往第二站去,反正也要有書的地方,就到了附近一間風格典雅的舊書店去了。
  草祭特有的氣味不變,我只擔心我想要的書變了而已,不過其實也無須擔心,畢竟我已經打算好的書應該很難被買走,果然也不出所料。
  因為妹妹要看書的關係,所以我照舊是晃了晃。在舊書店裡,作者的名氣還是相當重要的,我看的自然是推理小說的架子,而在那上面遺落的都是我上次來時認為應該會不在的那幾本書;不過有幾本還在,也好,等我賺了錢再來看看要收購些什麼吧!
  我所預定要買的是艾勒里˙昆恩的推理小說,且是較舊的版本。事實上我比較喜歡臉譜出的新版,至少書封好看多了,然而因之前有買了本麥田的紅心七點,他裡面的印刷挺OK的,加之價格因素,所以我決定在我打算東西方混讀的計畫裡放入舊版的昆恩作品。不過價格上沒什麼問題,甚至書況應該都還不至於讓我想打退堂鼓,只是要把已經絕版的這一套搞齊恐怕很費力,不過當然,我現在也毋庸擔心這麼多,口袋扁扁的話我連筆記本都買不起!
  瀏覽著整座書架,無奈的感覺還是來了,唉……好多本都想買啊!只好期待我在開始有薪水之後這裡都仍讓我有成堆眼睛亮到如鑽石光澤樣的作品!
  妹妹窩在一個角落看著貓咪圖鑑,她跟我一樣很喜歡貓狗。我選定的書已經在心頭上,所以帶著半催促的壓迫跟著看圖片裡的貓。有小貓,也有大貓,大貓當然就是會對著你吼吼叫的那種,也很可愛!牠們都照著自己的生命軌跡走,我是完全不想拿人類跟牠們做良性的比較。
  目光因為目標沒了就隨意掃著。我站起身在妹妹附近的書架上看,這裡放著跟日常生活有些關係的書籍,其中我注意到了一本跟生活毒物有關的作品。我抽出那本書簡單讀過去,頗同意地看著作者在書裡所提到的生活上人通常不會注意到的有讀物質,在所謂科技愈來愈好、生活愈來愈方便的現代,有許多的「方便」其實隱藏了不少有害物質,他裡面所提到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鐵氟龍的不沾鍋!另外讓我感興趣的就是化妝品,我只稍微看了看,闔上書並想著或許之後能買下,放回書架的時候,看見一本日本人的作品……啊,書名忘了,總之是跟化妝品有關的。
  該本書像是把我剛剛那一本書裡提到的化妝品獨立出來寫的一部作品,主要在描述現代化妝品的「欺騙」,並不是說女人塗抹上去之後就能欺騙別人,而是女人(當然男人也會用)被那些化妝品公司的宣稱給騙了!書裡面提到許多使用化妝品時得先了解的知識,不過很明顯地,生活在這當下的可愛少女恐怕是完全不明白的,她們只會信任電視廣告、同學甚至是媽媽的話,為了「美」而化妝,或者為了「愛」而化妝,那結果呢……在這篇文章裡我不多言,畢竟那本書我也只有粗略讀過,往後有機會再來分享我的讀後心得吧(如果我有買的話)!只是在這裡跟有緣看我這篇文的可愛女孩們說:千萬要搞清楚你塗抹在臉上的東西到底會有什麼影響──除了外表吸引的影響!尤其是少女們,你們化妝是讓臉蛋看起來更漂亮呢?還是根本就只是慢性毀容!我由衷希望妳們能多多了解自己所使用的東西,否則未來只會讓人更興嘆:為什麼「真正」的美女愈來愈少呢?噢!當然,這句話也適用在男人身上。
  相信廣告上的那些人之前,何不先質疑他們?
  總算結帳出去,我的車子多了兩本書的重量。這會兒妹妹居然還說要去誠品!啊──沒轍,只好去了,誰叫這是她難得的休假呢?
  我行過流暢之路,來到象徵繁華的那空間的外頭,停車位讓我苦惱了一下下,隨後在對面的公園旁發現了蔓延而去的空格。
  「看看書而已嘛!又沒要買!」
  妹妹回答了我的牢騷,但我能怎樣呢?那堆書就在那邊,而我的皮夾簡直要蹦出來……唉──撫著新書皮,默然獨垂淚啊!
  我讓拖鞋啪搭地踩在已經可以稱之為「時尚」的地板上,頭已經非常習慣不去看兩邊專櫃上的粉妹,我想我目前的這丸臉大概也沒法讓她們在這無聊的午後有些開懷的話題──總之以上是我想太多。
  廁所之後就是書店,店裡琳瑯滿目,我的遺憾也琳瑯滿目。
  有趣的作品爭著我眼前脫衣舞,我卻不敢拿起任何一本撥開,要知道,我那敏感帶可能會殘害我的胃袋……
  天啊──!!
  淒厲的慘叫迴盪在我的腦海,周圍仍是輕音樂。書,我還是撇過頭的好,而人嘛……好多人低著頭啃著書頁,輕聲細語聽起來好像念咒一般。
  總算熬過這段時間,我痞著腳步離開誠品,接下了妹妹的最後一道命令:胡椒餅。
  於是我劃下了今日外出陣形的最後一騎,這個午後算是繞行了相當於半個台南,被駕馭著的「大白」也頗興奮的吧?
  回到家準備完成「背之眼」,這部故事引來了更多的文章。下回再見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