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職訓結束,四個月以來的資訊折磨……噢!不,是「學習」告了一個段落,下星期開始不知道會是怎樣的「開始」。
  
  今天是星期六,我仍一如往常地起床,甚至早了三十分鐘。昨天那想睡的感覺確實帶我進入我所未知的深沉夢境,也才得以落得還算清醒的日頭。
  讀著克氏晚年與其他領域人士的對話錄,腦筋隨著裡面的話語轉而渾沌,英美語系說話的模式想要隨持在腦中整理他們的邏輯果然不是隨辦隨行,幸好理解力還沒跑掉,只是感覺克氏晚年所得愈深化卻愈拐彎抹角……當然這跟他的對談者也是有些關係。一段篇章後,我設法扭了扭能動的肌肉,最後決定就照常出去走走晃晃,順便將早已過期未還的漫畫歸還。
  「還書箱」這東西不知道是不是每家租書店都有,不過就我所見,我家附進這間租書店雖然書不夠豐富(當然熱門的漫畫小說一應俱全),但規定跟服務相當貼心;還書箱這東西讓你能在他們休息後、開店前還能將書歸還,不過,當然,過期的話還是會收過期的罰款,不過那是下次你再去租的時候才會多收,我個人是覺得相當親切。
  
  附近的市議員競選海報依然大搖大擺地弄了超大一個在牆面上,標語什麼參考就好,甚至可以不看,不過有一點倒是每個參選人寫得都相同:「敬請支持」。不知道有沒有人對這四個字有些意見?事實上需要被支持的應該是我們這些選民,因為他們若被選上就是要為我們喉舌的,所以應該要這樣說吧:「我將支持人民!」才對吧?所以我才說這些選舉的政客在「找工作」的時候完全沒先認清自己所要面對的狀況,到底有沒有看清當下社會的問題呢?
  啊!算了,一早就開始矇著這些問題走,我果真是精神科非常需要的人種。
  這時節的陽光友善度不高,它淋得路上一長條熾熱金光,幾個已經揮汗如雨運送著貨物的「條碼頭」騎士加著一貫瀟灑的油門轉過角落,看來他被氣溫追殺得挺慘。
  信步往前,接著要去跟早上工作的老媽打招呼,她目前在我家附近國中旁的飲料店工作,是個豪氣的煮茶媽媽,她總是很有精神,尤其在看見我之後。
  時間是不允許停滯的,我總這樣想著,不論如何都要想個辦法支持起那些無奈的負擔……
  早上還是要打起精神!簡單跟老媽打過招呼後,視線回到我預計會走過的路上。
  
  或許是見我這男人接近,前方那看似等公車的圓白臉姑娘動作有些侷促,她下意識地攏了攏裙子、順了順髮鬢,不過我自以為招呼的微笑卻只見她僵著目光目不轉睛……或許我先前分析的是我想太多了。
  
  這條路在我之前上課時每早都會走過,所以接下來的鬼東西也幾乎每天都能看見──補習班的「榮譽榜」。
  那些榜單上總寫著某某某以怎樣的高分考上哪一間國中或者高中(附近沒有考大學的補習班),在榜單的前方總會有個「賀」字,也是,能讀著書然後取得如此接近滿分的數字也是種成就,不過……呵……這些名字,在一般小學、國中出現的寥寥無幾,卻在這彈丸之屋外囂張殆盡。
  那一些數字或者被稱作「成績」的東西代表了什麼?光明的「錢」途?還是只是讓做父母的有種暫時的虛榮?那些孩子真的想深入學習這些東西麼?
  我看見一個父親急急忙忙地停車,接著車上的小胖子跳下車,身後一個書包,他一句再見都沒說地就往補習班的門縫鑽去,而那父親送下兒子後就感覺「使命必達」的樣子「轟轟」著車聲走人。
  今天星期六……星期六……這一天別名是「國定假日」,是我在國中時從半天變整天的好東西,假日……要做什麼?原來這小胖哥要補習啊……
  還有多少人假日也要補習?
  為什麼要補習?
  補「學習」?不是吧?應該是補「分」才對。如果要學習,倒不如到處走走,可以跟朋友出去聊天、喝茶,或許可以搭個火車到別的縣市來個一天遊覽,晚點也能看場電影,這不是很好麼?有人會問這跟「學習」有什麼關係?如果想問這問題,那代表你腦袋只活著一半,因為生活周遭都是能學習的東西,而接觸到更多層面跟多方面的景像才能理解更多,而不是拼了命地用腦筋去解出可能老師用威嚇的才算得出的方程式。
  這樣一個假日,學生們廢除(或者說他們家長)自己的視野而縮到那水泥建築裡,接著埋頭去讀那被大人們稱作「前途」的東西。這是他們願意花錢去買的,對某些人來說,孩子根本就只是自己的「保險」罷了。
  不過若就英數理化這些人造發現物來說,補習班的老師精彩度似乎都比較高,那以後教育這樣改不是比較好?也就是去學校不用太久,但就是交朋友、運動、遊戲,那之後再去補習班好好地唸書,另外也不要動用到日落後的能量流失時間。
  
  繼續走著,前面的巷口排了好多人。那裡是一間中藥診所,看來風評挺不錯,有時經過就會見到許多人在那裡排隊等著領藥,不知道他們得的是什麼病?
  星期六,我轉過第二個大轉角,眼前的路空然許多,因為不是主要幹道,空氣一點也不清新,因為金屬制的動物們一早就狂奔著,邊跑會邊放屁;聲音也不怎麼有活力,穿得越體面,表情越僵硬,笑容只有在客套時才會套上。我來到國中的後門,今天有開放;遠遠地,我看見幾個很像芭蕾穿著的人在溜冰場溜動著,終於啊!我聽見了這一早都不曾出現過的聲音:笑。
  
  往前走之際,我遙望支出於另一邊的長路,好遠、好尖,車子上方扭曲的熱氣看起來好像鬼魂。
  7-11前有個小小的商店角,說是商店也都只是些小攤販,經過時,不管是早開店、已開店還是正開店的,交談的語氣三句就有一句無奈,是怎麼了?
  轉進第三個轉角,我接近家了。眼前是寧靜排列起來的長巷,柏油是新鋪的,這讓周遭看起來頗新鮮。門戶的正反面都有,唯一的共通點就是都上了鐵窗──現代化的堡壘。
  第四個轉角,我回到家,老爸正努力著那故障洗衣機的任務。屋子裡傳出民間頻道的收音機聲響,裡面高唱著台灣與中國……高唱著人永不停止的批判與爭執。
  
  最後我停留在電腦前,當起了「現代人」。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