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新聞次於霸凌事件層出的社會事件就是惡車主的惡意阻擋,幾次下來的「阻擋犯規」僅引起些許關注及臭罵,但這回,有人出局了──從這世界上。
  救護車的聲音是警告,警告著苦難疾馳的路上的所有障礙讓開一條救贖的道路;它更是不間斷的召喚,召喚必須愈縮愈短的時間。這回,他的警告被盲目地無視,因此喚來的時間被活生生地拉長,送給了得不到希望的苦難。
  怎麼你不讓開?是這社會的路上救護車跑得太過頻仍讓你感到該輛白色紅紋路的車子開鈴是為了霸道整條路麼?怎麼不讓開後還刻意阻擋?是你打算用你目前能做的手段對你認為的「厭煩」懲罰麼?怎麼多此一舉搖下車窗比出射殺「法」的手指?是你認為這一小段時間你贏了,所以作出勝利的宣示?或許你車上還放著壯膽用的搖滾歌曲,你用過多的生命力去鄙視後頭的殘光,一分鐘,幾乎等於吹熄了那原本可能是歲月惡作劇的蠟燭──車上的患者為高齡者中風。不管生命長短為何,一般情況下價值都相同,你(或你們)惡意的殺價,帶來的只有自身的貶值──即便你毫無悔意。
  那一分鐘的中斷不僅僅只是通往醫院的路途,更要命的是急救硬被扯開,唯一的機會被幾近衝撞給阻塞。那車上的人看來是把救護車當成他們小時候的玩具了──用手控制了一切。
  被害者的家屬藉著宗教把生死定給上天,不再追究,然,如果車子所躺的是他們的孩子呢?燭體的長度強調著蠟淚的厚度。
  該惡意阻擋救護車的小車鐵定會被逮的,公訴是該搬給他們的獎項,我認為告過失殺人也不為過,畢竟可以預想在救護車上應該有著哪些人。
  希望起訴之後的宣判與執行能嚴厲,除了對往後的案例能有基準外,他們這樣的人所可能做出的道歉與懺悔是真的嗎?發現「良心」說出口、做出的行為是悔恨自己的行為抑或是害怕區隔自由的鐵門?更搞不好那可能的道歉在本質、在他們心中會想:反正死的是個老人,早晚要臨終,我不過是一個動作提早驅動而已──搞不好他們還認為是盡一「指」之力、真是倒楣之類。
  夾著尾巴的惡犬,牠們的乞憐得被看得清楚才行,誰知道出了審判之門後,他們的真心會不會吠得更兇?
  
  行駛在路上得具備的是路上的道德與概念,技術還其次,前者若存心是耍弄與胡鬧的話將引發的災禍是可預見的不小。希望各位馭輪駕車者都能清楚了解除了目的地之外更重要的東西,因為車身與燃料都能買的回來,但性命與身體,不管是誰的都將不再完整存在。
  
  一分鐘,是一條可能的生命逝去同時也是一車毫無道德的弱智駕駛不好笑的玩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樑-弦凝幽漣 的頭像
飛樑-弦凝幽漣

閣樓之窗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