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在我來到推理小說世界時明了台灣推理小說界的燈,原本視野裡的歐美、日系作品旁多了個我該注意的位置。
  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jpg 虛擬街頭漂流記.jpg 冰鏡莊殺人事件.jpg  第一屆的作品寵物先生<虛擬街頭漂流記>、林斯諺<冰鏡莊殺人事件>、不藍燈<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皆已拜讀且是各有異趣的精彩作品。以「推理獎」為立場會分出名次,但實質上三部作品代表著推理文學的不同領域,更重要的是,台灣推理文學已然不是雛鳥試飛的階段,夠格展翅了。
  第二屆的持續有點像進入挑戰台灣推理文學的階段,是一個期待又怕受傷害的連結,希望精彩的台灣推理作品能推陳出新,更希望閱讀者能將眼光拉回以豐碩的本地──「翻譯」不該是個信仰。期待屆次將為無止之境,如日本江戶川亂步賞那般淵遠流長。
  呼……上面那一段寫的都自以為評審了,哈哈,不過那確實是我衷心的盼望。
  好啦!這回讀的是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的作品,冷言的<反向演化>。其實基於作者的關係本書以我的慣例應該會放在第二或第三讀,我偏好作者不連續的閱讀,不過因為這是在出書之前就先想好的順序,後來意外先收到冷言<鎧甲館事件>仍沒考慮變動,主要原因跟書名有關係──嗯……對於「神秘感」高點的名稱會比較有直接的興趣,加上「演化」這一詞與我的思維有關,因此就先行排首了。
  反向演化.jpg  <反向演化>的神秘感在書封已然表達,這也算是種暗示,但卻很難給這想像下個定論,非是啟閱不可了。
  故事中的角色算是系列化了,在<鎧甲館事件>中出現的冷言(偵探,沒話說)、施田,另外與梁羽冰有關的表妹關野夜(後面稱她「關小姐」有點怪,不是姓關野麼?取野夜為名我一直很納悶,整個很像某燒肉店店名),再來就是有點突然的吳瑞祥教授。我在想冷言的作品會不會跟冒險RPG一樣,愈往後陣容欲堅強?因為到後面我看<反向演化>裡好幾個角色都準備要進入下一個事件了。
  冷言的出現與一封威脅信有關,使他得以以「疑似專家」的身分前往電視節目拍攝現場;而關野夜突出的照片成了本作中懸疑的開始:到底照片中的「東西」是什麼?
  為了尋找地底人的蹤跡,一行人來到沖繩的無人島上,事件從一名工作人員失蹤開始,一連串的未知及未知席捲而來,要你無法逃出生天。
  是的,故事中段讓我想起今年看過的災難電影<3D驚天洞地>。不同於災難電影的情節是在洞穴的自然恐懼中出現了殺人事件。
  我得說冷言把場景營造的相當不錯,氣氛很自然地渲染開來。當然,抱持著推理小說心態來讀看到颱風要來大概會心想:「哈,果然來了,我看這回要仆街幾人。」但故事接下來的演變緊張到讓人快忘了這是推理小說獎,人類與探險與洞穴,這成就了扣人心弦的生存懸念,加上我看過<3D驚天洞地>,文字中的場景在在讓我想起影片中洞穴傳來的恐懼與絕望──及若有似無的希望。
  故事分成兩座島來進行,冷言這邊陷入拯救的困境;吳教授那邊探入搜尋的恐懼。兩者形成的悚然搭配得很妙,不同程度的壓迫在同一個可能發生的環境中交互呈現,我想很難不屏息閱讀,此外,推理的要素有點像是料理中的香油,你會去猜想可能是怎麼回事,到底這味道哪來的?未知中存在著什麼?想要透過人物所見的黑暗中查覺真相的曙光──然而作者擺上許多食材釣足了我的胃口。
  雙線的故事中冷言感覺是患難尋情的一方,冷言在人物互動的描述上相當自然,當然是有點主角紅顏的感覺,不過描寫的很巧妙,感覺就格外深刻;吳教授則是毛骨悚然的一方,他在漆黑的洞穴中發現屍體,且那行兇之人血淋淋地在他眼前,更恐怖的是他拿著聲納探測的蝙蝠機掃著洞穴時竟然掃到疑似人蹲著的樣子,那東西居然還會逼近!最後一次掃描時……要命,正前方!打開燈源一看,連個鬼都沒有。這部分的描寫如果更情緒化的話實在蠻恐怖的,而後頭要過崖時有人在出發點晃著繩子要整人下來也很毛,畢竟那是在「怎麼可能有其他人」的地底加上隊員似乎都一個個死光的情形下。
  這部故事後來提到的歷史部分將整體立體了起來,也就是有給了「出其不意」意義,將謎底做出個好的解釋。
  文章的安排可以看出冷言的文學活性,我還蠻欣賞的……怎說呢,有點像是「英文文法」特色的安排法,就是要陳述一段故事時會因為上一段故事的結尾而產生「第一人稱心理狀態」的先行描述,然後再說明因果,這有種波浪的效果,相當不錯。
  推理的部分也很巧妙,雖然是利用吳教授特殊體質來呈現,但卻是簡單卻又容易被忽略的事實關鍵。
  呼啊!本作是驚險刺激的冒險推理小說,可以說是新型態的推理文學創作,因為若全以推理小說的概念來評論的話恐怕是針砭處處,但因此而失去好作品是更可惜的事,像本屆林斯諺的<無名之女>也是個例子,而我所讀過的名作<奇風歲月>更是本一開始因為地位模糊被看衰,結果成為經典的妙作。
  <反向演化>是本能讓人一口氣讀下去的精彩作品,懸疑、詭譎、黑暗與未知無處不在,洞穴所生的驚悚藉由文字表現了出來,故事也很整體,我想小意見的部分跟島田的評語差不多,另外還有個我個人的疑問,就是……
  無「人」島的問題。畢竟有百來年之久,即使是種族因素我總覺得人類很難不留下些痕跡,且故事中也提到體型因素,相對於其他,在那環境中會有足夠的條件提供生存麼?我想這值得思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樑-弦凝幽漣 的頭像
飛樑-弦凝幽漣

閣樓之窗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