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偵探不見得隨著作者的停筆而消失,繼起的作家有嚮往者總會來個一親「探」澤,於是許多的模仿作品就會出現,在這些作品中,過去已然成為歷史的偵探會再度挺身而出,其中最有名的例子不乏是福爾摩斯。不過借此可說是名偵探首位之名創新作的作品我目前只讀過島田莊司的<被詛咒的木乃伊>。
  名偵探的肖像.jpg  這回再讀到了二階堂黎人的作品<名偵探的肖像>,名副其實,內容的幾則短篇是他借用了過去活躍不已的名偵探身影創造而出。要讓偵探出現不困難,但難的就是如何表現出「那偵探活躍的樣子」,畢竟真要活起來還是得在主人的筆下,否則就要有相當的推理小說閱讀程度及下筆的臨摹度了,這個問題,二階堂黎人可說是不錯的成功!
  會說不錯的成功是因為……在他筆下復活的偵探的故事我本身還有許多未涉略哩!甚至有一名則是過去讀過卻已成憶塵的帥紳士。
  首先第一則故事就是這位帥紳士──亞森‧羅蘋。
  要模仿需要到什麼程度?二階堂黎人給我的感覺就是讓我回到這類故事原創時的「對話感觸」,也就是,其中的許多狀況與對話頗直接,不那麼細膩。其實剛閱讀時感覺有點怪,不過到後頭就明白可能是怎麼回事。
  羅蘋的故事就是有羅蘋的風格,不過其中出現的三道門密室謎團算是蠻意外的狀況,只是呢,通常這種「百分之百不可能」的情形發生時,就得去懷疑「根本」,這就是看到這種讓人幾乎沒不協調感現場時得有的概念。
  謎題……老實說提示是一堆,有趣的地方是落在浪漫的部分上,我想這一點與羅蘋故事的特性最是貼切呢!
  唉!神不神的東西真是搞傻了一堆人!
  鬼貫警部也來了,鍥而不捨的依舊是不在場證明,不過對於這位鲇川哲也創造的警探我認識不深,但是他老兄超執著於推翻不在場卻人另人相當激憤。在此故事中行文的風格就完全不同於羅蘋的故事,而接下來出現的風格就更讓我敬佩了。
  約翰‧狄克森‧卡爾筆下的亨利‧梅爾維爾爵士!
  呃……其實對他的認識也僅有在「猶大之窗」中,不過這老傢伙的火爆與幽默讓我印象深刻,只是透過這篇故事更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二階堂的模仿……真是!好像啊!沒說破的話還真會以為是卡爾自己寫的!連謎團也有夠「卡爾」風。三人進入空屋,在一堆人監視下一人死亡一人在場而另一人……消失。在這一篇故事中不可能的狀況一再出現讓人屏氣凝神,不過,線索作者是很大方地表現了出來,而最後屍體消失的「太過度」也讓我猛醒是怎麼回事,趣味十足的作品。進出屋子的詭計讓我大拍一手,我想在故事後見二階堂評論卡爾的作品就不難想像為何他能如此維妙維肖地寫出這樣的故事。
  其它的短篇最有意思的是門外漢書迷與專業評論家的對辯,這一篇能看出二階堂是多麼狂熱的推理小說作家(貌似我也朝著他的方向而去……),居然出現「讀書廳」的這東西,把餐廳的前菜、主菜、甜點通通換成推理小說,價格還跟他版本有同樣的落差。我看到需要五十萬元的<黑死館殺人事件>的第一版頭就暈,因為花這一大筆錢要「享受」的將是一場讓普通人很可能當下就將此書回歸原料的遭遇。
  透過辯論能感受到二階堂對於日本推理文學的許多怪象感到無奈,不過,這也真的是人之常理,並非所有人都能懂藝術,但可以說幾乎所有人都懂「錢」與「名」這兩件東西。
  本作讀完後遍是新鮮,書後點到的卡爾的作品才讓我知道台灣的譯本只有冰山一角,不曉得未來會不會繼續推出呢!因為透過他的介紹確實讓卡爾更具吸引力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樑-弦凝幽漣 的頭像
飛樑-弦凝幽漣

閣樓之窗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