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來個將近五十年的大跳躍,果然創作者文筆與敘述的感覺隨著歲月而深刻了。土屋隆夫,他的少作像是刻畫著他的生命一樣,現在可以說是人瑞作家了(雖然不曉得是否還健在)。
  不是我想大跳躍來看而是折扣讓我不得不退個一步,於是本作就越過了他著名的千草檢察官系列至此。<華麗的喪服>在我的下意識中算是有被鮮友十甫的潛移,她因本作喜歡上土屋的作品,這可是掛著保證的無形推薦吶!
  華麗的喪服.jpg  談到<華麗的喪服>我想曾聽過「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人應該都有種「適用」的感覺,確實,照症狀上種種來看都很符合,嗯……這是種讓人容易理解的命名,我個人是比較不喜歡整個名詞就給它套上去貼標籤,而是循著作者的筆觸思考書中的男女主角為何在短短幾天之內就「認愛」了彼此(讓我想起<命運規劃局>)。
  與丈夫(這老兄是我很想揍爛的人種──我是說故事中的)因誤會而將離婚的女子遭到莫名來訪的男子的綁架。過程有些驚險但卻很溫柔……呃,就是綁架者雖然有脅迫但並沒用暴力,甚至還跟拿來要脅女子的嬰兒玩遊戲(好可愛啊!),小嬰兒被他逗得很開心,完全不像個壞人,文中有說嬰兒會辨別善惡我想並沒錯,最純粹的生命很清楚就能感受到人流露出來的情感。不過不像是不像但他仍舊是個綁架犯,他脅著女子與其嬰孩假扮成夫妻出遊去,為了一個未知的目的……
  另一方面在警署發生了警察失蹤的事件,這部分的描述是穿插型的交待也是拋出線索讓讀者想想這與主線有何關聯,不過這關連不難想像,只是到底動機為何?
  故事的進展短短幾天卻讓女子的心境有了巨大的變化(其實早有引子了),她從被綁架的受害者成了愛上綁架犯的協助者,其中的條件與演變是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有些關係,不過回到最前頭看看會發現情愫早就鋪下。一個遭到丈夫與婆婆惡意指控的太太對這份愛情與親情早就模糊迷離,這時候出現一個完全符合她理想中的男子,此人不僅讓她動了少女情懷的感情還讓其對嬰孩溫柔的舉動有了親情的滋潤,這份溫柔的持續凌駕了「感覺被綁架」的恐懼感,也就是說,拿掉所有被認定的狀態回到最原始的感覺與感動的話,他與綁架犯的相愛是很自然也是很可喜的。就那一段被綁架的時間來說,到了後段真的就是一趟天倫的旅行,只可惜……唉,這是繼貫井德郎<不要說永別>後讓我最揪心的故事結局了。
  面對無發伸張的正義要採取什麼作法?這議題似乎被不少作家提起到,雖然我身處讀者的立場也為行動者拍手加油打氣,但這些舉動確實會造成社會不安的動盪……算了,若真有這種事件那就是司法與糾察的系統大有問題造成,權勢不如人還能有更好的方法麼?除非可以變出山村美紗<消失的威脅者>的戲碼,否則背負悔恨的一生是無盡痛苦的……唉,我到底在說啥啊。總之,事物終會止於中庸,以踐踏他人的手段得權望勢總有天會來個「均衡一下」;欺人太甚是會累積的,愈軟的土將會把你的死坑挖的愈深。
  醫療的問題是本作最後要警告社會的訊息,現代許多事都把金錢利益看得重,若連醫療也都這副德性還得了?醫生是使命重大的職業,掌握一般人難以理解的知識就該以此為專術盡心而不是以此為掩飾盡心。錢與權是又真能帶來多少好處?終止於中庸,循環的守則遲早會將那些錯誤的心機連根拔起。
  <華麗的喪服>的最後一幕讓我感到驚心動魄,那真是要有不絕的決心才有可能辦到,甚至不得不捨棄生命最後領略的愛情,情何以堪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樑-弦凝幽漣 的頭像
飛樑-弦凝幽漣

閣樓之窗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